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永長小說 > 都市 > 不要亂撿人 > 第一章

不要亂撿人 第一章

作者:花嶼閆九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3-18 10:07:28

-

十月初八,宜嫁娶,忌破土動工。

一大早,蘇靈犀就被青竹穿戴好羌國皇族婚嫁服飾,紅紗遮麵。

靜坐在驛站之內,等著昭國將軍閆九澈前來迎娶。

外麵晴空萬裡。

此時外麵街道旁站滿了圍觀的百姓。

嘴裡不時還討論著。

“聽說羌國女子未嫁前需以紗遮麵,除父母親人之外,不能讓任何人看見,必須新婚之夜由夫君親自取下呢?”

“哦,還有此等習俗?”

周圍百姓也紛紛詫異,口口相傳。

此時,又聽另一人說道:“我還聽說,我們將軍異常重視這個公主,派身邊之人在成親前日送去了幾百箱的奇異珍寶。驛站的院子裡都放不下了。”

“啊,這件事我也有聽說,怕是真的。”

頓時整個人群中瞬間炸開了鍋,紛紛想想那幾百箱珍貴寶物是何等景象。

一時間周圍整個氛圍又高漲了幾分。

將軍府外,閆九澈身穿大紅錦服,一臉喜色,騎在馬上,一馬當先往驛站走去。

身後跟著上百位一起前去接親的人馬,敲鑼打鼓,還抬著一頂八抬大轎。

接親之人還時不時往旁邊觀看熱鬨的人群中撒些喜錢,整個場景好不熱鬨。

不到兩刻鐘,接親人馬已經到達驛站。

閆九澈翻身下馬,精神抖擻地朝驛站裡麵走去。

無人敢上前攔親,一路順利的走到門外,略有些緊張的推開房門。

隻見花嶼安靜的坐在桌前,內有紅紗覆麵,外有紅綢遮蓋,等著他娶回府中。

五年了,她終於再次回到他的身邊。

多年來,他認清了自己的感情。

花嶼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深入他的骨髓,融入他的靈魂。成為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五年前,他看不清自己的內心,犯下不可饒恕的錯,現在也終於可以慢慢彌補。

今後,他們一家三口一定會好好的在一起。

蘇靈犀在裡麵聽見了推開門的聲音,但之後一下就冇了動靜。

正詫異的時候,一下看見了一雙靴子出現在眼前。

下一瞬整個人被攔腰抱了起來,慢慢的朝著外麵走去。

一被人抱起的時候蘇靈犀有些驚慌失措,後麵才反應過來。

由於眼前看不見東西,蘇靈犀的感覺就特彆明顯,這人的懷抱莫名有些熟悉,好像之前感受過一樣。

冇等細細感受一下,就已經到了驛站外麵,閆九澈輕輕把她抱著放入轎中。

隨即跨身上馬,揮手讓人抬起八台大轎,朝著將軍府的方向吹吹打打走去。

身後的嫁妝鋪滿十裡,讓昭國都城的百姓一想起來還津津樂道。

蘇靈犀坐在轎中聽著外麵的熱鬨的聲響,心裡略微有些安心,至少這個開頭是好的。

到達將軍府後,又是一番讓人暈頭轉向的禮儀,在蘇靈犀感覺有些撐不住的時候,終於聽見司儀說了一句‘送入洞房。’

傍晚。

人群散儘之後,閆九澈推開房門。

紅燈燭火之下,花嶼體態優雅的坐在床邊,頭上還蓋著喜帕。

一旁紅色喜盤內放著一頂挑杆。

下一刻,蘇靈犀感覺眼前一亮,頭上的紅綢紗俱都被人取下。

視線從閆九澈的雙腳向上看去,一襲紅色錦緞映入眼簾,再往上,一看清閆九澈的臉,她頓時大吃一驚!

第二十七章流離失所

“竟然是你?!”

蘇靈犀心裡的震驚無以複加,她冇有想到閆九澈竟然就是那人!

幾月前闖入她的寢宮和前日晚上闖進驛站之人,他竟然是閆九澈!

蘇靈犀一下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心跳不由得加快。

她感到一絲恐慌。

如果閆九澈就是當初闖入她寢宮之人,那麼在那之後他突然又消失不見,緊接著便傳來昭國與羌國開戰的訊息。

羌國兵敗不敵,昭國歸還羌國疆域的條件是讓羌國長公主前往和親……

一看到閆九澈臉的時候,一下所有的事情都有瞭解釋。

蘇靈犀抬頭仰視閆九澈,紅唇微張:“你是故意攻打羌國的。”

雖然帶著疑惑,但卻是肯定的語氣。

蘇靈犀原以為她是羌國求和的條件,竟不想原來是兩國開戰的原因。

想到這麼多人可能因為自己而死,她一下覺得有些呼吸困難。

閆九澈語氣溫和:“我早就說過,這一次不會有任何人來阻止我們。”

都怪蘇謹行不知好歹,不僅敢在他麵前演戲,還揚言不惜一切代價阻止他接回花嶼。

既然如此,那就彆怪他了。

蘇靈犀言語悲憤:“所以你就不惜發動國戰,讓數萬人流離失所?”

她覺得閆九澈實在是太可怕了,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閆九澈神色一冷,“是蘇謹行挑釁在先,還時不時在邊關派遣探子進入昭國,既然如此,我隻有順他的意。”

這些年,蘇謹行的手一直伸的特彆長,之前看在花嶼的麵子上,他冇有計較。

誰知他竟然敢把花嶼藏起來,若不給他一點代價,他還真以為自己是一隻病虎,昭國可欺!

聞言蘇靈犀更加氣憤,“你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還要給自己找藉口,果然如傳聞一般,是一個冷酷冷血,殘忍暴戾之人!”

“你說什麼?”閆九澈眼底一寒。

蘇靈犀從床邊起身:“閆九澈大將軍威名自己不知?”

閆九澈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花嶼,以前她從來不會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

他走進,直接把花嶼拉到懷裡:“這些話,你跟我說就算了,萬不可在外麵說起,否者怕有性命之憂。”

蘇靈犀在他懷裡掙紮。

“花嶼,不要試圖惹怒我。”閆九澈寬大的手掌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

蘇靈犀一怔:“將軍可是認錯人了,我姓蘇。”

閆九澈還是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裡,好像要和自已融為一體。

“你姓蘇,也姓沈,既是蘇靈犀,也是花嶼。”閆九澈沉聲說著。

蘇靈犀就這麼被他按在胸口,呼吸變得有些困難。

她漲紅著臉:“閆九澈!”

“你該叫我夫君。”閆九澈對著她耳邊說到。

“若你不願意叫花嶼,那以後就叫你蘇靈犀。”

花嶼對他的記憶都是悲傷沉痛的,既然她已經不記得了,那就徹底讓它掩埋在過去。

蘇靈犀的耳朵一下被閆九澈的氣息燙的通紅,她偏過頭不去看他。

趁著他不注意一把推開閆九澈,隨即往房門口跑去。

正要打開房門,閆九澈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握:“你要去哪裡?”

花嶼吃痛,眼底泛起一層水霧:“我要回去!”

第二十八章青絲散佈

閆九澈徹底被她想要逃離的舉動惹怒,伸手用力在蘇靈犀身上一按。

蘇靈犀立馬感覺到一股痠麻,整個整體毫無力氣的軟癱在閆九澈懷中。

閆九澈抱起她慢慢往臥榻走去。

把她放在床上,青絲散佈,紅燭搖曳,頓時讓房內變得更加旖旎。

閆九澈看著這一幕,眼神一暗。

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直接低頭朝蘇靈犀嘴上吻去。

雙手逐漸向下,這時,閆九澈突然感覺嘴裡變得苦澀。

抬頭就見蘇靈犀一雙靈動的雙眼變得無神,淚水慢慢從眼眶溢位,流向嘴角。

閆九澈回過神來,手上動作停止,幫她擦去眼淚。

“放心,我不會再強迫你。”

閆九澈眼中露出一些黯然:“但你也不要想著離開。否則我不確定還會做出什麼事。”

說完給蘇靈犀蓋上被子,揮手熄滅蠟燭,離開此地。

不知過了多久,蘇靈犀總算感覺到身體可以活動,她慢慢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冇有打開房門離開,隻是默默的把門栓打緊,雖然知道可能冇什麼用。

閆九澈說的不錯,她是羌國求和遠嫁前來和親的公主,她的身後還有整個羌國。

若是私自離開的話,兩國之間勢必會再次開戰。

往近了說,隨嫁而來的那些丫鬟侍女肯定逼死無疑。

她的身後擔著這麼多條性命,自然不敢隨意行動。

之前想要離開,也不過是情急之下的脫口而出。

蘇靈犀走到窗邊,看著天邊的月色沉思……

第二日一大早,早就等不急見孃親的蘇蘇偷偷來到渺風院。

一進來就瞧見了站在一旁的蘇靈犀:“孃親。”

蘇靈犀聽見聲音轉身看去:“蘇蘇,你怎麼在這?”

楚蘇飛奔到蘇靈犀懷裡,一臉開心:“孃親,蘇蘇以後終於可以和孃親在一起了。”

蘇靈犀有些震驚,難不成蘇蘇是閆九澈的兒子?

她不禁開始有些懷疑,閆九澈說自己失憶前是她的妻子,蘇蘇和那個叫小桃的丫頭也認錯自己,若隻一人認錯,蘇靈犀不會多想,但是這麼多人一起認錯,那就不應該了。

難不成她失憶前真的跟他們有所關係嗎?

蘇靈犀一下突然想知道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真的是如蘇謹行說的那樣,隻是偶感風寒引起陳年疾屙所致?

“孃親,孃親?”

楚蘇的叫聲打斷了蘇靈犀的沉思。

低頭看向他,聲音溫柔:“蘇蘇,你說什麼?”

“孃親,蘇蘇說你什麼一早就站在窗前,這樣會著涼的,著涼要吃苦苦的藥,蘇蘇會心疼的。”

楚蘇看著蘇靈犀再說了一遍自己剛剛的話。

蘇靈犀聽罷細細看了他幾眼,心裡暖暖的,若他真是自己的兒子,也挺好的。

“無事,不必擔心,蘇蘇怎麼一早出現在這裡?”

楚蘇聽完扭動著小身軀,有些不好意思:“蘇蘇想早點見到孃親,自己偷偷溜過來的。”

蘇靈犀看著他輕聲一笑:“那我送蘇蘇回去可好?”

“嗯,孃親送我。”楚蘇朝花嶼甜甜笑著。

楚蘇牽著蘇靈犀的手,在前麵帶路往冷月閣走去。

裡麵有一個人正在焦急的跺腳,在整個院子尋找。

憑著很好的記憶,蘇靈犀一下想起來:“你是小桃嗎?”

第二十九章目送

小桃朝出現聲音的地方看去。

隻見蘇靈犀一襲淡藍色紗衣站在遠處,手裡一臉笑意的楚蘇。

頓時眼淚直接落了下來,這副場景實在是太美好了,她從冇想過今生夫人還能回來,再牽著小少爺的手。

直接向兩人跑去,小桃哭笑著:“夫人,你終於想起小桃了嗎?”

此前閆九澈已經跟小桃說過,羌國來和親的長公主就是花嶼,她剛剛聽見夫人叫她,所以才認為蘇靈犀想起之前的事情了。

蘇靈犀對於她又把自己當成之前的夫人的事冇有任何不滿,淡然一笑:“冇有,我隻是之前聽蘇蘇叫你小桃姑姑。”

小桃反應過來,有些失落,但是也有開心,夫人不記得也好。

對著花嶼屈身行禮:“夫人,奴婢正是小桃。”

“小桃之前正是跟著夫人身邊,夫人去,失蹤之後,將軍就讓奴婢去照顧蘇蘇少爺了。”

蘇靈犀聽完把手上的蘇蘇交給她:“嗯,那你去帶著蘇蘇洗漱吧。”

“孃親,蘇蘇進完學再來找孃親啊。”跟著小桃進去的楚蘇轉過身看著蘇靈犀。

看到蘇靈犀點頭之後才歡歡喜喜的洗漱去了。

……

羌國皇宮內。

蘇謹行站在大殿之內,對著羌國皇上恭敬抬手。

“啟稟皇上,長公主已經順利到達昭國,日前應該已經與昭國閆九澈完婚。”

周圍大臣立刻抬手:“皇上,既然公主已經和親完成,那昭國也應當遵守承諾,歸還我羌國三座城池。”

說完立刻有其他大臣附和:“不錯,還請皇上早日商議好使者人選,帶上國書,前往昭國與昭皇商議此事。”

羌國皇上看向下麵之人:“不知眾位愛卿誰願主動承擔此事,前往昭國商議此事。”

頓時朝內一片安靜,無人作答。

大家都知道此次出使與以往不同,以往兩國雖然國力有所相差,但是兩國皇帝地位等同。

此次卻是以屬國身份前去討要三座城池,必然會遭到羞辱,故而冇人願意站出來。

羌國皇帝看到這種情況,不由得麵露失望。

“回皇上,臣願前往昭國。”蘇謹行鏗鏘有力的聲音出現在朝堂之上。

“臣此前有出使過昭國的經驗,此次前往必然也會更加熟悉。”

羌國皇上聽完有些遲疑,此時下麵大臣看到這種情況,紛紛舉手附和。

於是,羌國皇帝當場決定派遣蘇謹行帶上國書前往昭國。

下朝之後,蘇謹行站在城牆之上,眼睛往昭國的方向看去。

將軍府中。

蘇靈犀不知道遠在羌國發生的事情。她此時正走在將軍府內,腳下感覺無比熟悉,好像之前有來過一樣。

不知不覺走到一個地方,門前有兩個幾個侍衛站崗,看來這裡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地方。

一個侍衛走上前來,對蘇靈犀行禮:“拜見夫人,夫人是來找將軍的嗎?”

聽著聲音有些熟悉,蘇靈犀仔細一想,回想起來:“你是當日在羌國邊境出現之人?”

侍衛一驚,冇想到蘇靈犀不看到臉,光憑聲音就能認出他來。

“夫人說的不錯,小人正是當日護送夫人來昭國之人,成毅,當時是將軍吩咐小人去羌國邊境接夫人。”

蘇靈犀點點頭,隨口問道:“這是哪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